Partnered Content

时光流淌下的大摩

这家位于高地的蒸馏厂在收藏家和投资者心中已经逐渐成为全球上最为令人尊敬的单一麦芽品牌之一。
在过去的180年中,大摩蒸馏厂一直由一个完整的威士忌生产供应链所照应,是一群致力于追求威士忌完美的个人的选品。Alexander Matheso爵士于1839年在因弗尼斯(Inverness)以北的克罗马蒂湾(Cromarty Firth)沿岸建立了这家酿酒厂,该厂从一开始就显得非常与众不同,因为他将酒液保留在木桶中长期熟化。在当时,绝大多数的“威士忌”都是将全新的蒸馏酒直接出售——又或者至少是非常年轻的蒸馏酒——但Matheson预见了在未来几十年,这些陈年时间悠久的库存将成为优质威士忌的十足潜力。他对威士忌酿造的长期陈年时间开创了一个先例,这已然成为该酿酒厂的核心特征。


从一开始就着眼于最高标准,自然会延续到酿酒厂的下一个历史时期。以1867年开始的“伟大的麦肯锡时代”而闻名,Charles和Andrew Mackenzie(安德鲁·麦肯锡)获得了这座酿酒厂的租赁权,后来直接买下了它。在Matheson工作的基础上,两个人建立了自己的木桶管理原则,在来自雪莉酒窖(sherry bodegas)的木桶中进行长时间的熟成探索研发,这一风格在21世纪仍被团队采用并高度推崇。今天,酿酒厂的木桶合作伙伴包括西班牙Jerez的Bodegas Gonzalez Byass;法国Aÿ-Champagne的Henri Giraud,还有葡萄牙的Douro Valley的Graham’s。


The Dalmore Distillery


在酿酒大师理查德·帕特森(Richard Paterson)的坚持下,将致力于使用最好的木材作为桶陈,在近五十年来的时间内无论是对木桶的细心照料还是创新的力量,都延续了这些先驱们的精神理念。在他最近的“时间杰作”(masterpiece of time)以大摩年代系列(The Dalmore Decades Collections) 的形式出现,这是一种千载难逢的稀有单一麦芽威士忌精选,讲述了大摩在过去 60 年中追求卓越的故事。该系列最闪耀的作品是大摩历世系列(The Dalmore Decades No. 6 Collection),它于2021年10月在香港举行的苏富比全球拍卖会上以110万美元(约702万人民币)的价格出售。

通过忠于自身原则并以其核心生产价值观来保持酒厂的运作和产品的更新,大摩已经开始转变人们的观念:将单一麦芽威士忌的本身作为一个珍贵收藏品而不是普通的饮料。随着新千年的到来,大摩在单一麦芽威士忌的当代复兴中脱颖而出,创造了破纪录的稀有系列酒款,这都是那些“知情”的收藏家们梦寐以求的,继续以堪称艺术的木桶管理技术创造卓越的酒液,打造了这次的核心系列,有着完美陈年的苏格兰单一麦芽威士忌。

Richard Paterson OBE in the warehouse at The Dalmore


21世纪初,该品牌迎来了真正的变革时刻:2006年,Paterson在巴黎的一次特别活动中推出了第一款珍惜珍藏系列(Rare and Prestige Collection)。在大摩40年的引领下,该系列还包括1973年的年份酒——这是一个罕见的小批量的酒款,只将当年内蒸馏的威士忌装入桶中。接下来,在2007年11月,名为亚历山大大帝三世(King Alexander III)的酒款诞生了,这是一个对于酒厂核心理念的系列在当代的传奇表现形式。这个独一无二的酒款共使用了六种优良的酒桶类型:小批量的前波本威士忌酒桶,Matusalem,一种古老而罕见的Oloroso和Pedro Ximenez雪利酒的混合酒桶;马德拉酒桶;马沙拉酒桶;波特和赤霞珠红酒桶——这些酒桶在一起共同增加了酒液的精细度,确保它仍然是世界上公认的经典单一麦芽酒款。


多年来,特别是在过去的20年中,大摩的一贯理念使其在业界和严谨的威士忌收藏家中的声誉不断提高。通过创造独一无二的威士忌,在拍卖会上吸引了大量的关注,甚至在21世纪初,它的产品在拍卖时也掀起了波澜,2002年,Kildermorie(大摩62年)以26,000英镑的价格售出——在当时创下了记录。

通过标志性的设计和限量的酒款版本打造,大摩确保了的在保持精美度的同时又具备其独一无二的特性,现在任何以它的名字命名的威士忌都会与之联系在一起。苏富比拍卖行(Sotheby‘s)烈酒专家乔尼·福尔(Jonny Fowle)表示,大摩最大限度地通过使用三个关键的品牌元素,在市场上进行了独特的定位。

The still room at The Dalmore


“首先,大摩酒厂内的酒窖管理非常出色,它是业界少数几家能够将众多威士忌陈年超过50年甚至60年的酒厂。”福尔(Fowle)解释到,“其次,它的团队在生产过程中有着毫不畏惧冒险和创新的精神——从波特到香槟酒桶,几乎没有什么是他们没有尝试过的,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最后,大摩背后的管理团队了解现代市场以及他们的品牌在市场中的地位。”

对Jonny来说,这些卓越的因素是大摩成功的原因,特别是收藏家对其最独特的高端产品线的尊崇。“大摩有能力发布高端奢侈品威士忌,甚至发布包括‘仅此一瓶’的装瓶酒款在内的超级限量产品,拥有制作高质量产品的能力支撑了他们在高端饮料市场上的地位。”


重要的是,来自二级市场的更广泛数据证实了这些想法。根据来自Rare Whisky 101的金融商和分析师的最新报告,大摩最近上升了三位,成为全球第三大最受投资者欢迎的单一麦芽威士忌品牌。排名是由一个专有计算公式来决定的,该公式是由Rare Whisky 101内部开发的,它将过去18个月的所有可用拍卖销售数据进行计算。对于每一家单一麦芽蒸馏厂,使用三个数据计算得分,并分别赋予80%、10%和10%的权重:1、英国所有在拍卖会上售出的酒款的总价值增幅百分比;2、英国所有在拍卖会上售出的酒款的最高价格的平均值;3、以及有史以来在拍卖会上为单一酒款拍卖的最高价格。

Casks maturing at The Dalmore


据Rare Whisky 101联合创始人安迪·辛普森(Andy Simpson)称,大摩威士忌的成功归功于其始终如一的打造具备收藏价值的酒款的方式:“它有一个清晰易懂的核心系列,一个价格合理的“朝圣者”(pilgrims)系列酒款(一个专为参观酒厂的人开设的酒款系列),以及各种‘稀有’和‘超稀有’给那些专注于收藏的酒款收藏家们购买。”


在他看来,大摩也有一个很好的珍稀酒款的产品延续,让那些“完美主义”的收藏家们持续的保持对那些在过去时代已经遗失已久的产品的兴趣,同时又一直小心翼翼地不让市场上充斥着“限量版”。“当一切都是有限的时候,就没有什么是真正稀少的产品了。”他总结道,“由一些非凡的、高质量的老酒,再加上清晰、容易辨认的酒瓶和品牌——这一切都意味着,大摩为收藏家和投资者提供了一个非常有说服力的品牌产品。”


然而,人们对大摩产品的兴趣并不只限于它的高端产品。根据饮料行业分析机构IWSR的数据,大摩是2018-2020两年间增长最快的单一麦芽威士忌(绝对增长),在疫情前的表现突出,疫情后更是强劲复苏。最为重要的是,在同一时期,大摩的绝对价值增长最大,并推动了整个苏格兰单一麦芽威士忌类别价值增长了12.4%。这种广泛的吸引力也吊起了人们对其最稀有产品的胃口,大摩现在已然在拥有 "非常稀有 "酒款的苏格兰单一麦芽威士忌品牌中成为增长最快的一个。

Richard Paterson OBE with a bottle of King Alexander III


随着时间的推移,大摩蒸馏厂在20世纪蒸馏的陈年库存越来越为稀少。每一个酒桶都是酒厂过去的一个缩写 ,讲述着酒厂的一段独特的历史。没有什么威士忌比大摩年代系列(The Dalmore Decades Collections)更能讲述一个故事了,这是一个纪念酒厂过去60年库存的精心挑选。该系列包括三个卓越的系列,其中的巅峰之作是大摩历世系列(The Dalmore Decades No.6 Collection):这是一套真正独特的、独一无二的六种单一麦芽威士忌,横跨这六十年的蒸馏岁月。在香港苏富比拍卖行的推动下,通过全球拍卖出售,包括1951年、1967年、1979年、1980年、1995年和2000年的六种年份威士忌,每款威士忌都是酿酒大师Richard Paterson的个人挑选。


仔细探寻大摩历世系列(The Dalmore Decades No. 6 Collection)内的酒款,其中最年轻的威士忌以一种壮观的方式开启了自己的生命。大摩酒厂于2000年1月1日凌晨12点02分完成这款酒液的蒸馏,是苏格兰第一家在新千年创造新酒的酒厂。这款独特的单一麦芽威士忌在来自于西班牙南部González Byass的Matusalem雪利酒桶中完成熟成,这是大摩独有的资源。这款2000年份酒款呈现出浓郁而奔放的口感,是大摩在这些精致的橡木桶中熟成的酒款的一个极其罕见的例子。

The Dalmore Decades 2000


诞生于威士忌爱好者越来越多的去追求酒瓶独特风格的年代,1995年份酒款的包装来自于大摩推出极简主义、也成为了现在标志性的钟形瓶子的同年,完美地从包装中衬托出瓶内酒液的优雅品质。这款25年的威士忌首先在前波本酒桶中陈年,然后被转移到Graham的年份波特桶中,最后在来自西班牙南部Tintilla de Rota酒庄的陈酿加强型葡萄酒的酒桶中熟成了五年。

The Dalmore Decades 1995


在他职业生涯的早期,Richard Paterson花了近20年的时间向 "HAC "Mackenzie上校学习,他是著名的Mackenzie家族中最后一个与大摩有联系的人。该系列中1980年,作为一款40年的单一麦芽威士忌的酒款就是他当时学习的传承性创作。与传统不同的是,这款威士忌从前波本桶转移到了Matusalem雪利桶中,然后又回到了第一次填充的前波本酒桶中。这种独一无二的装瓶方式给这款酒品带来了全新的生命和活力。

The Dalmore Decades 1980


就单一麦芽威士忌的鉴赏而言,最大的跨时代作品在1979年的版本上,它抓住了当时一个罕见的大胆尝试的时刻。在当时,发售一款具有长时间陈年的单一麦芽威士忌是闻所未闻的,但随着Richard Paterson来到大摩,事情即将发生改变。这瓶酒代表着一个时代的探索以及雪利酒生产商González Byass和大摩之间的长期关系。它首先被装入前波本酒桶,然后在珍贵的Matusalem雪利酒桶中进行了二次熟成。

The Dalmore Decades 1979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1967年的装瓶代表着一个转型时期,在这段时间里,大摩独特的蒸馏室逐渐转变成了今天的样子。这款优雅的53年单一麦芽威士忌是在20年的格兰姆茶色波特酒桶(Graham’s tawny port pipe)中初酿的,该酒桶来自葡萄牙的杜罗谷(Portugal’s Douro Valley),然后在教皇新堡(Château Mont-Redon Châteauneuf-du-Pape)的红酒桶中完成最终熟成。

The Dalmore Decades 1967


该系列的最后一款也是最古老的单一麦芽威士忌是大摩1951年,这是一款60年的单一麦芽威士忌。作为酒厂有史以来发行的最古老的威士忌之一,它是Hector 'HAC' Mackenzie上校监视下的产物,是他的家族在管理大摩时代的最直接的联系。这款酒装在两个重新填充的oloroso雪莉酒桶中,即1781号和1782号桶,这两个桶在1951年6月的同一天装满了大摩的新酒,自那天起他们开始了自己漫长的旅程。

The Dalmore Decades 1951


大摩历世系列(The Dalmore Decades No.6)中的每一款酒的装瓶时刻,对于苏格兰单一麦芽威士忌的爱好者来说,它为酒厂和整个行业的历史提供了见证也是发展的路线图。加上到这个系列的酒款本身就是真正的独一无二的历史,大摩年代系列为所有威士忌爱好者都提供了一个机会,无论是品鉴或收藏传承这些富含历史的酒液,都让自己成为其中的一部分,让下一代的人也能够欣赏到这些先人留下的馈赠。

借鉴于大摩在拍卖会上屡次打破记录并引发竞价大战的历史,毫无疑问,这种既稀有又具备高级别的藏品在10月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落槌时引起了轰动,最终达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112.4万美元的成交价。

The Dalmore Decades No.6 Collection


据威士忌专家和经纪人布莱尔-鲍曼(Blair Bowman)说,最近大摩的成功并不令人惊讶,只是表明了一种更广泛的趋势。他说:"我看到人们对大摩的兴趣在持续增加,特别是在东亚的客户中,这在单品的销售和单桶的购买方面都得到了证实。这些既来自成熟的威士忌收藏家,也来自那些希望进入威士忌领域的普通消费者和前来投资的人们。"

对于任何渴望获得他们自己的年代系列的收藏家来说,严格限量的收藏酒款将通过世界各地的大摩指定零售商提供,这些零售商将在2021年11月公布。